首页 > 资讯 > 环境 > 正文
2021-04-21 23:51

甚至欧洲也在质疑垃圾转化能源

Amager Bakke from a distance

这是世界上最上镜的焚烧炉——抱歉,我是说垃圾转化能源(WTE)工厂——在哥本哈根。由比亚克·英格尔斯(Bjarke Ingels)设计,顶部有一座滑雪山,侧面有世界上最高的攀岩墙,Amager Bakke据说是世界上最清洁的WTE电厂。但这是一个造价昂贵的工厂,而且丹麦还有另外22个工厂,为社区提供区域供热和电力。据Politico网站报道,丹麦2018年从英国和德国进口了100万吨垃圾,本质上是把排放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以维持一切运转。

然而,有一种排放物是无法清除的,那就是二氧化碳。还有比人们想象的更多:“零废物欧洲”(Zero Waste Europe)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WTE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几乎是报告的两倍。

Treehugger之前提到过,根据美国环保署的数据,燃烧城市垃圾每吨产生的二氧化碳比燃烧煤炭多。然而,约有一半的二氧化碳没有被计算在内,因为它们来自生物源——食物垃圾、纸张和旧的宜家家具刨花板。

这并不“计算”,因为正如国际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解释的那样,“燃烧化石燃料释放的碳已经在地下封存了数百万年,而燃烧生物质排放的碳是生物碳循环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塑料被视为化石燃料,只是通过你的水瓶进行了一次短途旅行。

欧洲零浪费报告表明,WTE的增加让欧洲国家看起来像是在清理行为,减少碳排放,而实际上,他们只是在篡改账目。报告称:“许多欧盟国家没有报告任何关于WTE排放的数据(奥地利、法国、德国、立陶宛、荷兰、波兰和斯洛伐克),或者只报告了排放的化石部分(葡萄牙和英国)。”

所以,虽然垃圾填埋场的甲烷排放量在下降,但总体排放量并没有下降。

另一份报告《焚化及填埋对温室气体及空气质素的影响》得出的结论大致相同,指出两者都与气候变化目标不相符。

“焚烧不能被认为是一种‘绿色’或低碳的电力来源,因为每千瓦时产生的能源的排放量高于CCGT(联合循环燃气轮机)、可再生能源和英国的总边际电力来源。随着英国电网脱碳,剩余垃圾焚烧炉的碳强度赤字将增加。因此,除非与碳捕获和储存相结合,否则焚烧的使用也不符合当地实现能源生产排放的净零气候变化目标。这项技术还没有商业可行性,它的使用将大大增加废物处理的成本。”

据耶鲁360的贝丝·加德纳报道,欧盟不再支持WTE。欧洲零废物报告的作者之一Janek Vähk告诉Gardiner:“看起来布鲁塞尔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欧盟现在意识到焚烧是温室气体的一大来源。

就连阿玛格·巴基的家乡丹麦也在削减开支。《哥本哈根邮报》引用了气候部长Dan Jørgensen的话:

“我们正在启动垃圾行业的绿色转型。15年来,我们一直未能解决垃圾焚烧的困境。现在是时候停止从国外进口塑料垃圾,填充空的焚化炉,并将其焚烧,从而损害气候了。有了这个协议,我们将增加循环利用,减少燃烧,对气候产生重大影响。”

为了减少燃烧或填埋的垃圾数量,丹麦人将不得不对10种垃圾进行更多的分类和分类,并将回收率提高到60%。政府将出台更多的循环措施,“公民将有更好的机会直接将垃圾送到公司,这些公司可以用垃圾生产新产品。”

并且,燃烧会减少:

“丹麦垃圾焚烧厂的能力必须降低,以补充丹麦的垃圾数量,预计当回收利用增加时,丹麦的垃圾数量将下降。这一产能将固定在比丹麦目前产生的废物量少30%左右。”

与此同时,一份新的报告预测,WTE市场将继续扩张,尤其是在美国和中国:“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危机期间,预计2020年全球废物转化能源(WTE)市场规模为323亿美元,到2027年修正后的规模预计将达到485亿美元,在2020-2027年期间以6%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废物转化能源在美国仍在推广,有时使用高热处理或热转换等花哨的名字。我们以前已经看到过美国化学委员会的活动,将来我们还会看到更多。 不幸的事实是,回收被破坏了,垃圾填埋场释放甲烷,甚至最清洁的垃圾转化能源工厂也会排放二氧化碳。实现零浪费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现在我们知道,漂亮的垃圾焚烧炉顶上的滑雪山并不能拯救我们。